华硕新路:PC乱世中的英雄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2-06-03 18:24:40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文/王宏亮

“天时、地利、人和”,这句俗语可用来恰如其分地形容华硕电脑股份有限公司的成功。想当初,在同样的时空背景下,同样经营主板业的台湾企业旭青、凌亚等早已破产的破产,衰退的衰退,而大众、精英、华硕却至今依旧在市场上活跃着。大环境生生不息的市场商机让华硕、大众、精英以及早一些成立的宏基、神运等公司都适得其所。但华硕脱颖而出,不得不归功于其与众不同的实力。

华硕于1989年4月成立于台湾,以主板起家,十多年来致力于研发和制造多种电脑及其零组件产品,业务涵盖笔记本电脑、台式机、服务器、显示卡、CD/DVD-ROM光驱等电脑相关产品。美国《财富》杂志在2001年10月的全球IT100强评比中,华硕由原49名跃居第28名位居IT企业亚洲之首。

中国大陆是华硕的另一个主战场。目前华硕中国现包括中电华纬电脑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华捷、上海华捷、广州华捷、成都华捷和沈阳华捷五个销售平台。目前有研发人员1200多人,其中20~30岁的约占80%,本科及以上学历约占75%。华硕苏州厂是华硕在中国大陆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总占地面积约54万平方米,员工总数超过7000人。

不过,像华硕这样的台湾厂商所扮演的角色与国际级企业如IBM等颇为不同。PC刚推出时,IBM是什么都自己做的,从主板、影碟机、一直到整合电脑组装,全部一手包办,台湾厂商则专门帮一些市场范围限于特定地区的中小型国外电脑厂组装;一开始,大家都是跟着IBM的设计走,规格单纯,主板在多数人眼里还是个没有什么技术性的零件。因此,台湾经营组装代工业务的厂商便以采买一般零组件的心态采购主板,然后再把所有零组件组合在一起成为电脑,交货给国外代工客户。

大众等早期切入PC市场的台湾厂商,就是以组装代工业务起家的,主板都是向外采购;少数的例外是宏基及神运电脑。宏基在IBM推出第一部个人电脑的同一年内,自行开发出“小教授一号”,踏上自有品牌之路,所以采取的营运模式跟IBM等国际大厂比较类似,由自己来开发生产主板。

整体来看,PC推出之初,除了少数企业如IBM、康柏,以及台湾的宏基、神运之外,绝大多数电脑厂商还是向外采购现在的主机板,因此,有许许多多主板厂商围绕在电脑系统商之外,彼此共存共荣。

大约1985年,英特尔推出32位元的386微处理器,而微软突破性的杰作视窗(Windows)作业系统也开始在零售业市场销售,大大提高了电脑操作的方便性,两项因素加起来一下子炒热了PC市场。市场需求扩大后,国际级企业委外代工的需要愈来愈迫切,于是愈来愈多的代工定单涌入台湾。连带的,台湾主板行业也出现了不少商机。

自然,国际定单的涌入为台湾电脑产业和主板产业带来了大量生意机会。但与此同时,也对产品品质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因此,随着订单的流入,国内主板厂商“黑手”般的营运型态逐渐受到考验;正所谓时势造英雄,1989年,刚刚离开宏基电脑的童子贤、廖敏雄、徐世昌、谢伟琦正式创立了华硕。

华硕四位创始人原本都是宏基的工程师,而宏基又算是早期比较认真看待主板业务的台湾厂商,对于研发水准格外挑剔。因此,童子贤、廖敏雄、徐世昌、谢伟琦便带着在宏基练就的一身功夫创立华硕,让华硕的技术能力格外扎实,在当年主板业的黑手族群中特别耀眼。

华硕成产之初,四个年轻创办人虽然很清楚地要把主板业当作一门请求技术和服务品质的行业来看,但对于华硕的业务项目要如何定位还懵懵懂懂。当时华硕比较倾向于做专业设计公司,为既有的主板制造厂商进行开发设计,收取顾问费用,等于是以互补型态与主板前辈们共存共荣。当时的想法非常单纯,制造及销售业务并不在计划之内;于是,创办人分头向台湾主板业者推销华硕的设计理念,开始谈起生意来了。

在成立前半年,外界都还以“主机板事业设计公司”看待华硕电脑,媒体报道也采用这种称呼,报道内容所强调的全部是华硕的新技术。

童子贤回忆着说,在专业设计公司的定位下,华硕锁定了几家营业规模较大的主板厂商如旭青、凌亚、精英等公司谈生意;但在台湾传统主板业者的经营理念里,主机板是个有高附加价值的产品,除了要讲究开发设计技术,还得确保生产品质并顾及售后服务,而传统主板业者却依旧是“黑手心态”——在他们得观念里,做主板就是电子加工业。偏偏当时个人电脑需求开始快速成长,随便做做也有钱挣,何须强调技术。

十年前内比较有名的主板厂商除了宏基、神达等兼做电脑系统的公司外,还有旭青、凌亚、精英三家专业主板厂;就在那之前二、三年间,全球个人电脑市场需求飞快成长,这三家专门经营主板业务的公司虽然只成立不到五年,却光靠这主板业务就各有新台币30亿元、19亿元、15亿元的营收(当时宏基整个集团营收大约是120亿元)。现在看起来只是中小型厂商,但在那个时代也算是颇具规模的了。三家专业厂的业务来源多半是台湾本土电脑系统业者,除了大众、神达之外,还有不少二线厂商,如例政、山汶、艾钜等公司。

有一段陈年老事至今还在业界流传着。10年前,旭青、凌亚营收分别在主板业排名冠亚军,精英最年轻,只成立二、三年就以15亿元营业收拿下第三名,与亚军凌亚只有四、五亿元的差距;有一天,徐世昌与童子贤拜访凌亚高阶主管,该主管悠然地坐在沙发椅上擦着心爱的高尔夫球杆。徐世昌和童子贤两人满脑子都是主机专业常识,走到哪儿总是爱畅谈产业趋势,那天也不列外,在一旁谈开了。言谈中提及精英公司对市场生意的影响,这时,忙着擦球杆的高阶主管对两位年轻小伙子的谈话终于有些反应了,转过头去问同事:“精英是干什么的?”童、徐两个顿时哑口无言。

对于成立两年多、而且紧追在后的竞争对手浑然不知,这就是10年前凌亚公司活生生的写照,其实也反映出许多早期传统主板厂商不把主板当正规产业看待的心态。既然如此,华硕当然是抱持“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想法,放弃了于传统主板厂商作生意的原始计划,决定设计、生产、销售全部自己来。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今天的华硕;如果十年前台湾的主板厂商有些专业概念,说不定华硕就甘于做个设计顾问公司,台湾整个主板业的局面可能就大不相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