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记者的下场?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作者:刘志强   编辑:石头   浏览次数:16991 次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写下这个标题,我的心里很沉重,我在写文章之前一直在扪心自问,我到底要不要写这篇文章,写这篇文章到底有什么意义?

在心里“战斗”了好久,最终还是抬起双手用两个中指在键盘上敲下了这些字。心想,我不写给别人,只写给我以及那些曾经和我一道在记者战线上奋斗过的兄弟姐妹和依然奋斗在记者战线上的我最亲爱的战友们。

我写这些文字,不是在这里吹毛求疵,也许有些人会嗤笑,甚至露出黑不溜秋的中指,但请你相信,若干年以后你和我们一样,并且有同样的感受,只不过你现在还在有关领导甜蜜的“怀抱”里享受所谓的记者带给你的一种无私的快乐。

自从写了两篇文章以后,有已经离开的记者朋友给我留言,甚至来电话,倾诉曾经在记者岗位上的一些酸甜苦辣的故事,其中里面有快乐,也有艰辛。“离开新闻单位两个月了,现在每天可以9点半之前睡觉了,早上7点半起床了,一天三顿能按时吃上热饭了……”这是我最好的一位记者朋友在离开记者岗位时留在QQ上的签名,同时,也是他给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我想给你讲讲,说说我在报社当记者时的一些感受,其实,记者工作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美好。”曾经在我省某报社工作过的一位女性朋友对我说。

她说,在报社,聘用记者就根本没有地位,经常受到一些所谓的“领导“的欺压,甚至辱骂。同样的一个会议,自己写了不发,而派有编制的记者前去采访,回来第二天就见报了。还有在报社里最辛苦的就是聘用记者,什么打扫卫生、基层采访、牧区采访,等等,总的不好采访的全部让聘用记者去了,而有些到外地,厅局举办活动的采访,一般都是有编制的记者去采访,并且回来稿子写不写都无所谓,要是聘用记者到外面去采访,回来连夜不赶稿子,第二天就等着挨骂。

“当年领导指着骂的那些什么都不是的记者,如今一个比一个好,并且还活的有模有样,反而被领导当时器重的那些所谓的有编制的记者,如今连一篇像样的稿子都写不出来,而每天在网上下载,拼凑。”早已离职的众多记者一并说道。

前几天,碰到一位以前在《西宁晚报》干过的记者,他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记者不好当,看,这就是当记者的下场。”

曾经,我们都怀揣着美好的青春梦想而走进报社,在记者岗位上兢兢业业,刻苦努力,而等过了10年后发现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身边的人早已成为了社会上的中层人员了,更差的是,当记者这么多年,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当离开新闻单位时,比进去的还惨。“走进报社最起码还有一颗青春年少的心,而离开时只有工作中留给自己的伤痕累累。”一名很出色的记者说。

是的,记者在工作岗位上,别人看着是多么的美好和光荣,而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在社会这个大家庭里自己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甚至,有些人扮演着社会上的小丑,在一步步破灭当初的梦想和追求的前途。

当记者不是挺好的吗?许多人都会这样问,但是当记者真的有那么好吗?我没发现,也没有体会到,也许我不是一名合格的记者,但我想我做的已经很到位了,我说实话,我写最底层的稿件,我为老百姓伸冤,我为政府吹鼓摇旗。我觉得我做的不差,可是最后,我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得到,在离开报社时,单位连一个最差,最低的初级职称都没给。

也许有人会说,你不够精明。但是我也发现比我精明的好几个记者最后在离开报社时连自己的档案都找不到了,更有人在报社是“红人”,而离开新闻单位时和领导闹的不欢而散,甚至,领导指着他的鼻孔说,马上滚……

我没见过其他地方新闻单位的记者在离开报社的那瞬间是什么样子,而我在青海看到了。这不仅让我产生怀疑,现在的那些领导还有人性吗?还有所谓的正义吗?还有一点点良心吗?

在工作岗位上,我们拿着最低的生活费,干着最多最苦的活。而在离开时,你还说一句,“你愿意的,为什么不早点走?”悲哀啊,这是现代社会媒体的一种最大的耻辱和悲哀,怪不得,现在的纸媒越来越没有好稿子了,也没有人采写了,更没人关注了。这就是一个媒体的下场,一个不认真对待聘用记者和用人的最终的下场。“倒了活该。”这是大家送给那些曾经奋斗过的媒体的一句话。

一个媒体就这样让一群什么都不动,连一篇像样的稿子都写不出来的编辑记者给糟蹋了。我想,他们是这个社会的罪人,也是这个时代的罪人,更是这张报纸永远的罪人。多年以后,当大家有缘做起一起评说起当年的那些事情和子孙看着当年父亲写在报纸上的新闻时问道,“这张报纸是怎么走向灭亡的……”我们只能彼此看一看眼神,尽说不出一个字。

一个记者就这样走向了另外一条路。因为一名有正义感的记者在采访路上必然会触及到一些政府官员的要害,甚至领导的前途。这样,现在的领导啊,本事大的很,你在新闻这条路上走着,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要是终有一天离开记者岗位,那么吃苦头还是自己。一位外地的记者朋友对说,“因为看到记者这条路走不下去了,再走下去也没意思了,所以就转行了,先到一家公司,在一次的活动中碰到了以前采访过的一位当地的领导,当然是写批评报道的,后来,那领导直接打电话给我的老板,将我辞退。”

其实,在记者岗位上有良心的记者都能感受到这一点。我说的是有良知的,而不是整天打着记者的名义而到处坑蒙拐骗,嬉皮笑脸的那些丑恶的伪记者。一个快要倒闭的报社记者,整天在外面大谈怎么样的采访,怎么样的写稿子,我还真没见到过这些人写过什么优秀的稿件。皮脸不要的家伙,一个月拿着一千多的工资,给家人什么都给不了,而自己自高自大。

在青海的记者圈子里,大部分人来自农村或来自外地,在城市里都是租房住,而自己领的那点工资刚好一个月的房租钱,甚至在冬天的时候都是挨着冻过日子,有些人真的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喜欢的职业,而有些人自以为是,觉得记者职业好玩,宁愿拿低工资也不愿干别的工作。

“当记者的下场就是第二次投胎,也是第二次做人。”一名优秀的记者说。在新闻单位里,记者在写稿子方面变得很勤快,但是在做人上变得很懒散。因为有“无冕之王”的牌照,对了,有些人干了三年的记者还没有记者证。一般走到那,一些带有嘴脸的人将他们奉承,惯得毛病是感觉自己就是一名神人,高高在上。久而久之,不把一般的人看在眼里。而等重新走上社会,才发现自己还是小时候的自己,自己还是无知的自己。在新单位里重新认真学习,重新认识自己,重新把握自己。

到目前为止,我还真没有看到一位聘用的记者在新闻单位里走下去的,也许有那么一个,但我真的还没碰到过,也许在南方的媒体里有,但是那里的媒体机制和我们这里的完全不一样,人家只要你是人才,就会重用,就会认真对待。

著名调查记者纪许光和马金瑜说道,做记者的路差不多到头了,再过几年,就退出新闻单位,找一份自己喜爱和有发展前途的事业来做。

我真的很佩服已经走出来的这些媒体记者的胆量和选择,他们的选择也许当初是有点留恋,但是走出去会发现前面的路依然很美,天依旧很蓝,生活如此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