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军科:老陈的业余生活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2-06-09 04:41:27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郭军科:老陈的业余生活http://www.xplaw.gov.cn 2009年3月14日 来源:兴平法治网

《法治兴平》栏目编辑陈浩向“打黑英雄”——兴平市公安局政委李军

赠送参赛泥塑作品《钟馗打鬼》

老陈说他活了大半辈子,从不晓得“无聊”为何滋味,一听到有人嗟叹时间难捱,不平之气便直冲脑门儿,埋怨时间老人不公,凭啥对自己这般吝啬。过后一寻思,又觉可笑,怪谁呢,还不是怪自己雅兴太杂,爱好太多。时间是个定数,老天不会多给你一分,少给他一秒,这诸多的爱好被固定的时间一除,所得的商数可不就比别人少得多了么?如此一想,便释然了许多。老陈本来就是个恬淡之人,释然对他来讲是一种常态。

老陈从不以文人自诩 ,“文人”称谓是别人硬加给他的,他并不认可,为正视听,曾以“我不是文人”为题撰文一篇登诸报端,列举一二三,为自己开脱。然而朋友熟人们仍不依不饶地照呼不误,这令老陈颇为无奈,后来也就习惯了,随他们呼吧。

老陈喜爱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均有涉猎,茶余饭后,灯前枕上,一卷在手,便入净土 。聆大师教诲, 与前贤恳谈,竟夕达旦,乐而忘返。读得兴起,变作涂鸦,若作品见报,稿费到手,便呼朋引类,与三两同好小酌一番,尽兴而归。

老陈曾长期从事宣传工作,这大概也是人们称其为文人的一个原因吧。在单位,他颇负文名,是领导倚重的“一支笔”,有个大事小情,撰稿之责非他莫属,国庆五十周年,为庆盛典,省国防工办出版一部报告文学集,国防工业系统所属企业均参与此事,但大部份作品是各单位聘请专业作家撰写,只有很少几篇是企业作者独立完成的,老陈就是其中之一。一航集团征集司歌,老陈欣然应征,终以一等奖第一名荣获美誉,为企业争了光。不多作,不苟作,不为应酬作是老陈一贯态度,然一旦操觚,必出佳作,至今已在省市乃至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作品近百篇。

除了文学之外,老陈对泥塑艺术也十分痴迷,而且是无师自通。几年前,灵感骤至,偶然为之竟捏出了颇有几分味道的小泥人儿,惹得同事们一片诧异之声。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屋角案头俱是泥胎土坯,虽妻嗔子哂,老先生不减其兴,我行我素。日积月累,小小斗室竟成了泥人世界。下班归来,玩赏着一件件形态各异,妙趣横生的“艺术品”,疲烦顿扫,逸兴徒增,悠悠然陶陶然自得其乐。春节前,市政法系统办了一次书画工艺摄影展,在我的撺掇下,他也送上了一件钟馗泥塑,以其逼真的造型,精到的神韵,赢得了观众的好评。虽因其他原因,未能获奖,但老陈倒也无介于怀,凑个趣儿嘛,这本是他的初衷。

李军同志来兴平后,打黑除恶,威震金城,深为百姓称道。兴平的黑恶势力山头被铲平后,他又受咸阳市公安局领导指派,带领兴平20余名侦察员赶赴咸阳,沉潜侦查9个月,一举打掉了以宋立军为首、盘踞咸阳市区七年多,恶贯满盈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素有正义情结的老陈从报章上得知李军同志的新战绩后,对其更是仰慕有加,遂将作品奉赠,以表微忱。

虽然天生的五音不全,但这似乎并未影响老陈对音乐的爱好。早年经济拮据,曾自制二胡一把,吱吱呀呀地消愁解闷,并以此混进了学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后又学拉手风琴,一把购自寄卖店的“古董”伴他度过了艰苦的插队生涯。参加工作后,节衣缩食,“鸟枪换炮”,虽非名牌,但对他这一阶层的消费者来说,也算是奢侈的可以了。从此,每逢读倦捏乏之时,或独奏一段或为妻儿伴奏一曲,怡然之情,天伦之乐,便融入这美妙的琴韵之中,化为温馨的春意了。

“样样通样样松”,老伴如此笑他,他却不以为然。“我有我的事业与追求,这才是我生命的主旋,爱好嘛,不过是生命交响曲中几个欢快的音符而已,只为自娱,只求充实,只想活得潇洒一点,这就是我的业余生活观。”老陈如是说。

老陈,名浩, 自号“东篱居士”,“若水斋主”,性情温雅,行止如孤云野鹤,为人低调,不喜张扬。我今冒唐突伊人之嫌,撰写此文,恐怕有拂他意,故在此先祈恕罪了。(作者系兴平市综治办副主任、兴平法治网主编、《法治兴平》电视栏目制片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