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姨妈的丝袜脚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0 次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我是一个地道的恋足狂,从上幼儿园到大学已经有近二十年时间了。开始的时候只是习惯于看,因此每年的五月到九月就成了我欣赏丝袜嫩脚女人的绝佳机会。但是慢慢的,随着这种嗜好带给我的乐趣越来越大,我渐渐不仅仅满足于看了,我开始时时幻想着能把我看到的每个嫩脚女孩的脚拿起来抚摸并同时蹂躏她们一番,我非常需要有一双丝袜嫩脚在我需要时能满足我的欲望,在这种情况下,二姨走进了我的视野。

二姨是一个银行职员,她总是身穿白上衣,黑裙子,脚上总是套着一双勾人的裤袜,薄薄的,蒙胧的,令人难以抗拒,我每周日都要到姥姥家去,通常二姨也会去的,二姨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姐在外地上学,家里也没有什么需要照顾的事情,因此吃完午饭后都要在姥姥家睡一觉,而且二姨还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每次睡前都要吃安眠药,而中午大家都是在睡觉的,以上的种种情况,给我提供了完美的机会。

当我发现这些后,一个恶毒的念头在我心里形成了,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不久后的一天,我心怀叵测的推了一下二姨睡觉的房间门,天哪,她居然没有锁门,真是天赐良机!我简直不敢相信!屋里的二姨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双丝袜脚毫无防备的暴漏在我的面前,二姨的丝袜脚第一次属于了我,那年我上初中。

那之后,我几乎每周都能享受一次那种令人心醉的快乐,直到我上了大学,暑假回家后每周日我仍可以重温那种美妙的感觉,一切一切都和从前一样,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双裤袜脚,还是那两个人,还是同样的游戏,二姨的感觉还是那样的迟钝,或许是安眠药的作用吧,在我几十甚至上百次行动中,她从来没有醒来过。

最令人难忘的事情发生在去年暑假的某个周日,我来到了姥姥家,不出所料,二姨已经到了,那双丝袜脚已经摆脱了凉鞋的束缚,安静的在床上,二姨与我说着话,(她当然不知道我对她做过的一切,所以她对我一直很好),我的注意力早已游离了我们的谈话内容,眼睛时不时的瞟向那双被我抚摸把玩过无数次的嫩丝袜脚!当二姨不再跟我说话了以后,由于她的目光离开了我,我更加放肆的直勾勾的打量起了那双脚,还是那么细腻鲜嫩娇美,一如几年前,她的丝袜脚居然没有任何变化,那双薄如蝉翼的裤袜包裹下,二姨的嫩脚趾微微开,在脚踝与脚面上有几道自然的丝袜褶皱,我咽了咽口水,命根已经硬的挺了起来。我焦急的看着表,只希望快些到午睡时间!我是如此专著的看着二姨的脚,以至于没有发现另一双脚走进了我的视野,直到那双脚的主人的手有意无意的在二姨的丝袜脚上轻轻抚了一下,继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姥姥,我回来了。”我不禁一惊,抬眼看去,才发现那也是一双无与伦比的丝袜脚,我看不到丝袜的花边,只能确定那不是一双短袜但却无法认定究竟是一双长筒袜还是一双裤袜,在那双米白色的丝袜的包裹下,那双脚也是那么的动人,她就是我在外地上学的表姐,也就是二姨的女儿,我不禁有些迷惑,她刚才为什么在二姨的脚上轻抚了一下呢?虽然她极力装做不经意,可我还是看的出她是故意抚摸了二姨的脚,难道我的表姐也是恋足之人,而她的主要恋足对象和我一样,都是我的二姨?

午休的时间终于到了,人们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二姨当然也还是在那间屋子里等着我的蹂躏,今天我的猎物却不只她一个了,自从我看见表姐的那双丝袜脚后,我一直心痒难搔,不愧是母女,无论是大小还是脚型都如此相似!不知道手感是否相同?巧的是我发现我的两个目标相继走进了一个屋子,哈哈,我要一网打尽了!虽然我心痒难耐,但是还是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等了一会,今天是个机会,可也是个考验,因为我的表姐并不吃安眠药,所以今天要格外小心!

我等了半个多钟头,估计两双丝袜嫩脚的主人都已经睡下了,于是我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门,屋里的场景让我激动的险些昏过去!二姨睡在沙发上,表姐睡在床上,我轻轻敲了敲门,二人没有任何反应,机会来了,我贪婪的看着那两双睡美足,二姨的肉色丝袜和表姐的米白色丝袜相映成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先从我多年来的主要恋足对象下手吧,于是我轻轻的来到熟睡的二姨身边,蹲了下来,先是仔细凝望着那双多年来带给我无数快乐的嫩脚,然后,忘情的握住了她的双脚,轻轻的抚摸起来,感受着我的手与她的脚接触时那丝质的感觉,享受着她脚那暖暖的温度,我醉了,就这样,我尽情的把玩着揉搓着那双裤袜嫩脚,用手指在她的丝袜脚心上挠了起来,这是我最最喜欢的感觉,喜欢听那嫩脚被挠时的沙沙声,喜欢指甲与丝袜脚心接触的感觉,尤其喜欢的时每当此时二姨那双嫩脚的反应,果然,她的脚有了反应,由于麻痒的原因,二姨的脚趾翘了起来,一条条更加明显的丝袜褶皱显现在她的脚上,我贪婪的望着 那双尤物,不由的痴了。随着我手指的力量逐渐加大,二姨的丝袜脚反映更强烈了,她的脚趾时而翘起,时而蜷缩,双脚也渐渐的开始躲避我的手指,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她是不会醒的,我的手指如影随形的追随着她的脚心,她的双脚无论如何逃离不了我的控制,我惬意的享受着指甲与她丝袜脚心接触那美妙的难以言表的感觉,聆听着那有节奏的沙沙声,不由把脸贴在她的脚上,二姨是个有洁癖的人,她的双脚一点也不臭,只是有一种丝袜特别的味道,正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正在我痴迷的望着把玩着这双又一次被我蹂躏的超级嫩脚时,躺在床上的表姐突然翻了个身,我这才意识到屋里还又一个人,我不仅向她望去,她现在背对着我,那双米白色的丝袜脚脚心正对着我,并轻微的蠕动着,天那,你在勾引我吗?我遏制住自己向要扑上去的强烈念头,慢慢向躺在床上的表姐走去,不要怪我啊,小妞,我这样想着同时轻轻的试探性的触了她的脚一下,她没有任何反映,哈哈,睡熟了,我迫不及待的握住了她的那双丝袜脚,她那温温的体温透过她的丝袜传了过来,不错,果然是年轻啊,明显比二姨显的更有活力,直到这时我才满足了我的好奇感,顺这她的丝袜腿看上去,我发现她穿的也是一双令人心醉的裤袜,这母女两人丝袜脚的手感果然很象,表姐的脚太嫩了,以至于我在抚摸她的双脚,挠她的脚心时居然把握不住力度,我疯狂的挠着她的脚心,她痛苦的躲来躲去,满床乱滚,显然她又痒又痛,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虽然她一直遭受着痛苦的煎熬,但是居然也一直没有醒来,欲火中烧的我早已抛弃了理智,我欣赏着表姐那美丽清纯的面庞,疯狂的舔起她的脚来,越来月强烈的欲望让我无暇顾及这是否回让她醒来,正在我逐渐控制不住自己上升的欲火时,忽然听见二姨“唔”的一声,我当然知道这时二姨马上就要醒来的前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钟头了,二姨要醒了,怎么办?可我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啊,我犹豫片刻,我离不开这母女两人的裤袜嫩脚,所以我只好恋恋不舍的轻轻走了出去,放弃了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看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