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雅二医院被疑未经同意手术致人死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2-06-09 04:28:30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3楼

“湘雅二医院(心胸外科)是中南五省最好的,我们不敢动的手术,中南五省其它医院也不敢动”主刀医生唐浩很生气。

同属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为什么两院的诊断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1月24日下午,孙继龙在湘雅医院为妻子挂了号,一名余姓的心血管科专家接待了他们。随后在专家的要求下做了“彩超”和心电图。

25日上午到余专家门诊处,给专家看了彩色超声心动图报告单和心电图,应专家的要求又挂了心胸外科门诊号。随即,陈恒秀入住湘雅医院心胸外科治疗,住院号703819,22病室,床位66。

25日到27日,医生经过至少两次会诊,先后找病人家属谈过四次话,其中第一、二、四次谈话是王霖医师,第三次是黄日茂医师,医生均认为不能动手术。在第四次谈话时王霖医生直接告诉孙继龙,这样的手术如果动,病人肯定是九死一生。

30日,宁阳根医师在看了心脏彩超等检查数据后,在距离孙继龙不到三米的地方说,肯定不能动手术。

下午3点左右,李方雄医师找到孙继龙,说经过科室会诊,其中有两位退休的副院长参加,认为不能动手术,并建议病人家属先带上病历等资料到湘雅二医院心胸外科去看看。

31日孙继龙带上病历等资料到湘雅二医院门诊部心胸外专家门诊,并介绍病情。在罗会昭专家审阅并肯定可以住院治疗后,马不停蹄从湘雅医院带病人到该专家处门诊,并于12:00转入湘雅二医院心胸外科住院治疗。病室是心胸外科二病区,住院号629167,床号是A7。

1月31日下午,湘雅二院的夏振坤医生从孙继龙那里要走了所有数据。2月1日上午该医生即通知病人和家属,准备好钱动手术。

在2日和3日的查房中,领头医生都询问钱是否已经交了,并告知手术时间定在2月5日或6日,同时说要将该病例提出来讨论。

“能做手术吗?”孙继龙满脑子的疑惑,期间,他多次找医生咨询,并介绍湘雅医院两科室的诊断及结果。

在罗会昭专家门诊处,罗专家告诉孙继龙说:“都是兄弟单位,我们不好说什么”。

随后孙继龙又两次找到要走数据的夏振坤医生,询问是否能进行手术。得到的答复是:风险大,在5%之内,可以动手术。

后来在术前家属谈话中,夏再次重申,手术成功率是98%,失败的是2%。

在后来的查证中孙继龙发现,这位如此胸有成竹的医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网站moh.gov.cn“执业医师信息查询”根本找不到他的信息。

在手术前准备签字时,主刀医生唐浩说又一次给孙继龙吃了定心丸,“湘雅二医院(心胸外科)是中南五省最好的,我们不敢动的手术,中南五省其它医院也不敢动。”

这样坚定的答复让孙继龙在担心之余多了些许希望,或许妻子真正找到了救星,他心里想。

患者常常是把医生当作救星。由于不懂相关知识,到医院看病,都必须遵从医嘱的,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若有半点异议就会被呵斥:你懂什么,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次,死神正一步步逼近。

悬疑

北京朝阳医院西区医院,怀孕患者家属不签字医生不敢抢救,在医生的眼皮底下母子双亡;湘雅二院;没有经过家属签字同意却擅自手术,患者惨死手术台。生命在医者手中,到底有多少份量?

妻子的离开,让孙继龙深陷悲痛之中,但很快他便发现,这场手术存在诸多疑问。

孙继龙发现,妻子的病历被大量涂改,术前术中记录不全或缺少记录。

更重要的是,病人或病人家属在“手术同意签字单”、“麻醉同意单”、“申请书”签字的都只有“人工二尖瓣置换术”,但后来在病历“死亡记录”、“手术记录”竟然多了一个“左房成形术”。 而“手术护理记录”中却均为“MVR”或“人工二尖瓣置换术”。

在病历中,类似这样的疑问多达几十处。

手术名称有两个;病人宣告临床死亡的时间有三个;手术开始的时间有两个;死亡原因有两种说法;病人一上手术台出现心跳骤停有两种说法;心脏是否有血栓,有两种相反的说法;体外循环的方法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说法;“体外循环”时间有两个,两者相差2小时19分;入院诊断有两个不同的说法,病的名称不同;死者始终住一个床位,在手术中却有四个床号;九个医嘱名称的开始时间与结束时间均为2007年-2-615:00。